COP22·青年之声 |《2016中美青年气候变化联合声明》(From CYCAN)

2016年11月17日,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2次缔约方会议上,CYCAN和美国Care About Climate组织共同发布青年领域的联合声明——《2016中美青年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声明》呼吁两国领导人继续推进强有力的气候政策,不断提高执行力度,兑现气候承诺。以下是中美青年联合声明原文。

气候变化,坎昆情怀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会议 暨《京都议定书》第6次缔约方会议 2010年11月24日-2010年12月15日 中国青年代表团,媒体/网络 阮曦 2010年11月和12月,这时候墨西哥的海滨城市坎昆即将迎来全球人类目光的汇聚,坎昆(Cancun)这个墨西哥著名国际旅游城市,位于加勒比海北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东北端,在玛雅语中,坎昆的名字意为“挂在彩虹一端的瓦罐”,被认为是欢乐和幸福的象征。在海边那片20公里长的白色沙滩上,铺满了由珊瑚风化而成的细沙,并分别被冠以 了形象动人的名字,“白沙滩”、“珍珠滩”、“海龟滩”和“龙虾滩”。这里的海面平静清澈,因其深浅、海底生物情况和阳光照射等原因,呈现出白色、天蓝、 深蓝、黑色等多种颜色。确实坎昆很美也很令人们向往,可是2010年又是坎昆的特殊之年,在这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6次缔约方会议即将在这里,在这个美丽的坎昆召开同时为地球气候变化人类如何行动埋下伏笔,为解决气候变化各国谈判在先,立下有历史意义和法律效力的文本为目的,在这里大家为了共同的目的,同一个地球,付出着,来自世界的各国官员、各国青年和许许多多的科学家,在坎昆,在2010年的这个海滨城市里一起见证一个富有法律约束力和发展推动力的文本产生,希望大家为了地球的美好,为了人类的未来能够一起达成一个协议。

COP16中国青年代表团,总结大会

2011年1月16日,cop16中国青年代表团,在我们熟悉的cycan办公室举行,现场气氛比较轻松,我们的长老人物李立、皎洁等,包括在北京的全体核心团队成员基本上到期,同时我们还和外地的核心成员通过qq、skype和电话现场通话交流等。 大家都感慨很多,特别是在我们临时的纪录片感动下大家都很感动,过去的3-5个月里面,我们努力了很多,很辛苦,我们却始终坚强。我们为了地球的气候变化,为了人类赖以生存的家我们在不断努力,下一站就是cop17,我们也从昨天开始开启了cop17中国青年代表团的全球呼吁,我们的路还很长,但是,我们青年人激情澎湃着勇敢面对。 鼓励下自己,鼓励下大家,加油! 感谢团队的大家,感谢赞助商,感谢支持方,感谢所有支持我们的人!谢谢!

拯救地球工程

长期以来,地球工程听起来就像是蹩脚的好莱坞动作片里的情节。为了拯救地球,使它免遭全球变暖摧残,我们的杰出人物开始采取极端方法。他们把巨大的 镜子送入太空!他们制成假火山!他们制造了庞大的食碳机器!这些计划以前很容易被忽略,即使其中有很多在20世纪70年代末就已经出现了,也没引起人们注 意。

黄惠康:坎昆会议进展取决于发达国家对第二承诺期态度

从坎昆气候大会第二周的部长级会议开始,重要的谈判都变成了闭门会议,各国的部长们在为最后能达成的协议做着最后的努力。 会议结束的前一天,本网记者在MOON PALACE会场外专访了中国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代表团副团长黄惠康。 经济观察网:现在有人评价,是联合国的这种多边谈判机制阻碍了气候谈判的进程,您怎么看? 黄惠康:我肯定不赞同,联合国的机制有很大的优越性,它体现《联合国宪章》的 宗旨和原则,体现了大小国家的平等和参与。这个机制在战后60多年来,应该说一直是国际关系的一个基础。现在有些人认为,多边机制是不是缺乏了灵活性,有 时候效率比较低。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这是需要改善和提高的问题,而不是把它废除的问题。目前而言,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机制可以代替联合国的机制,所以我们 认为气候变化的国际谈判,应该在联合国的主渠道下进行,本着开放、透明、包容的原则。至于说要提高联合国机制的有效性,这个大家也可以想到,应该从程序上 来促进。现在实质性的问题并不是气候变化谈判中的程序出了问题,而是一些发达国家缺乏推进谈判的政治诚意,如果说这个政治诚意足够了,谈判几天就可以达成 协议,所以说不能把谈判缺乏实质性的进展,归咎于联合国的多边体制。但是现在这个谈判久拖不决,有可能会威胁到这个机制,这是我们要警惕的。

黄惠康:坎昆不能失败,也不应该失败

当地时间12月3日,今年最后一轮联合国气候谈判坎昆会议进入第五天。 中国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黄惠康在坎昆接受本报专访时说,中国在坎昆会议上的谈判策略更加开放、包容,相向而行、不搞对抗;代表团的处境“应该说较以前有所改善、更加主动”。 黄惠康也放出话:“发达国家不能得寸进尺,不能对中国提出过分的要求。在这一点问题上我们没有让步的余地。”黄还是中国代表团副团长。 在分歧焦点之一的国际磋商与分析(ICA)问题上,黄惠康说,“我们认为在坎昆会议上可先就大的原则性的问题达成一致,具体的细节可以继续讨论”。